loadimage
Now Loading ...
Prev

自由

2010/04/15(Thu) 21:57 SatanProust。
「七百八十四次……这个紫霞一定欠你很多钱。」


「从来未爱你,绵绵。可惜我爱怀念,尤其是代我伤心的唱片。」


「真正喜欢自由的人太少了,绝大多数人只是在寻找一副比较合身的枷锁。」


轻飘飘的衣服背后的你不是挺有性格的嘛?

你不杀我了吗?

嗯,我还欠你钱呢。

说欠钱、欠钱之类的,真像个傻瓜。

你说什么?!

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绝对不能借给别人,能借给别人的东西只能是无足轻重的东西,所以我是「借东西不还主义」。同样,我把东西借出去时也是抱着「这东西回不来也无所谓」的态度。

你的性格真是坏透了。

我性格扭曲。


巧克力的麻烦是,你把它吃了,它就没了。

人的麻烦是,你爱了,ta就没了。

如果还有,那不算爱。


因为直白或自然的心灵总是裹着忧郁和沮丧。

所以。

所以啊。

they are not liars

2010/04/04(Sun) 00:37 EroSannin。
现在已经记不清楚近半年最疲倦的日子,所有数字金钱日期标签感动失眠,以及类似勒紧裤腰带过活的困窘。

去年秋天那一次,在上海回杭州的火车上哭得肝肠寸断,因为身体静音中,否则我会用撕心裂肺来形容当时的惨烈。

总之大约从那天起,终于可以确认了,为这一份这一种感情经受的撼动与惶恐。


“彷徨反而是机会,因为是在思考从哪里开始重新出发。”初识因为这样的话语感同身受,陪伴度过灰色低落的阶段,也消除了曾经挫折带来的冲击。

而后记住他说过类似的话,做过这样的事,遇到什么情况,是如何思索应对。

不经意把他和他们当做了榜样,好像世界上最健康的仰慕。


也许是当初某种矛盾,大多数人头脑简单却把风波与解决设想得过于复杂,我妈一句“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让全世界哑口无言。不可能再拙劣地去争辩或强要解释;没有立场的。

而身边不乏镇定难辨真假,个个说法看去强大在理。每个人都能这样表示着,其他人无需多说什么了;当然除了影响力深远的所谓大饭偶尔流露了心事,尚可安抚人心。

人们口中说着晴天霹雳一个接一个,不算我太淡薄,但真的疲懒于表态,就逐渐变成一种倾向。同时也表现得很被动,关于他们,发生了事,别人不说,也不主动去关心了。

刚被告知关于日本解约正式声明的时候,网上的气氛很消极,又不如说是我太在意那些消极的部分。


我一直不愿花费时间篇幅哪怕随意地表态,

一是因为人总是议论与现实违背的誓言,对此我已经厌倦透顶,

二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太过可怜,在多数人眼里从来不会出现完全的共鸣与理解,

三是因为喜欢一个偶像或一个团体,有过的心情都可当做侥幸纯属于自己的东西,曾经的感慨并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可能还有更多被遗落在过往的四五六,等待在今后被感触的七八九。这些只够支撑我一个人的原因,类似于“沉默的大多数”这样的概念,不足挂齿。


所以似乎不短也不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把自己放置在了这样的定位,再也不往那些悲观的角落走,一切就变得出奇平静。

看其他电影和小说,也只不过是沉浸在没有他们的画面和故事,但都是我的体会。

偶尔听那些歌里五人声音默契得好像长在了一起,看照片里秘奇笑容始终威力无敌,一瞬间地失神,觉得十分想念。然而这样的场景不可能算快乐的事情有时甚至觉得伤感,至少大家平安健康,不值得浪费抱怨。

“有的时候呢,宁愿你们仍是五个坐在小舞台上笑唱着you know that we're meant to be的少年。”这样的话不知多久后再也不用遗憾说出。把别人的年少时光当做自己的一样珍视,原来有朝一日证明了,自己有多么多么喜欢过你,你们。


事实上这样的转变(不可称之为结果)才比较实在啊。否则这样的伴随,这样的梦想,这样的人生,我一定会羡慕死他们五个的。

我必定还是用惯常的视角看待他们以后如何生活,也想好好学习,继续领教“人生就是一个人的人生”这回事。


我觉得我和他们应该不仅仅两场演唱会这么简单吧,XD。


秘奇,加油。

阳春三月的真相

2010/04/03(Sat) 01:44 GloriousDays。
▼more
RT

单张

系列一

10.jpg

-

12.jpg

-

9.jpg

-

15.jpg

-

17.jpg


系列二

45.jpg

-

43.jpg

-

42.jpg

-

41.jpg

-

44.jpg


系列三

1.jpg

-

4.jpg

-

2.jpg

-

3.jpg

-

5.jpg

-

38.jpg

-

37.jpg

-

22.jpg

-

23.jpg

-

24.jpg

-

26.jpg

-

40.jpg


未完待续


组合

fin5.jpg

-

fin2.jpg

-

fin4.jpg

-

fin1.jpg

-

fin3.jpg

-

未完待续

上铺

2010/03/26(Fri) 12:38 GloriousDays。
menstruation就像是每月一次的natural disaster。

但鉴于它并非针对global scope,所以不难发现:你遭罪的时候别人没什么事,你不遭罪的时候别人可能还是没什么事。

就好比有的地方从来都不会火山爆发,有的人永远都不会血流成河……


今天的午饭我吃得特别痛快。肚子很痛,所以吃得很快。

于是总得来说,实际上特别不痛快。

我本以为,等到放晴的那天也许我会比较好一点。

结果放晴的那天,我没有等到好,我等来了他大姨妈。

这么完美的小太阳天,我的被褥却没有机会到阳台上一展英姿释放“神气”。今天下午它的命运该是呆在上铺为它那白天晚上都虚弱的主人我供暖。

好了,那么,我上铺了。


秘奇,由于我不喜欢你的新发型,

所以,

今天的晒太阳取消,-_-。

芳芳

2010/03/25(Thu) 22:07 GloriousDays。
我终于找到了最喜欢的爱情故事。

喜欢他们开心地亲吻,自己眼泪掉得不知所措。

亚历的浪漫披着邪恶的超人披风。

当童年阴影是狗屁,一个小伙惧怕爱情变质而迟迟不愿拥有一个姑娘,有关一份珍贵的机关算尽。

来吧,我是说如果真的有。

像亚历这般的小伙,就让爷跟你做一辈子朋友,TAT。

没事的没事的,偶尔玩下亲亲就好了,XD。


秘奇啊,雨停了。

关于喝酒那件事,我突然想起,不会因忧愁而为之的。

总之,

戳脸,不要憔悴啊,明天一起晒太阳吧。


补充,

BGM突然不支持自动播放了,推荐点击。

玛耶兹的舌头,引我们歌唱,跳舞,偷走一切吧,XD。

还原

2010/03/24(Wed) 21:19 GloriousDays。
本来不是以为如此正经以至于越来越不正经的么,结果吧,装正经装得都忘了自己以前怎么疯的。

我没有说要回去啊,我只是要变回去啊。


我最近热衷于刨自己老坟,精彩得简直了。

这就是个夹缝存生非主流生长发育道路之彻底还原,比我那掏屎吧笔记本的一键还原还特么操蛋。


我就是个会哭的笑话,最近也不大乐意哭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活活笑死。


秘奇,又下雨了。

我想你。

带上你的酒杯,我们伤春悲秋去。

相形见绌

2010/03/20(Sat) 20:41 EroSannin。
15.jpg

对爷来说,别人家的再萌都不如自己家的来得好,TAT。

姑娘们那会儿都吃了些什么?姐囧,俊子,春天,妞妞,苍苍,哦呜,又变成姐囧。

あの……是吃了什么邪恶的东西吗?肉桂?鹿茸?还是汽水加味精,0 0?

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TAT。


爷今天只吃了一份孜然牛肉面疙瘩,还自觉轧了跑道。

不缺体重,欠安全感,的今天,依旧。

一时心痒网购了酸奶酪,听说很好吃而且减肥的,TAT。

The server was formerly busy.

2010/03/18(Thu) 16:43 GloriousDays。
黑头发长出很多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于是去补了新的颜色,终于看上去比较不落魄。


一般可以睡到早晨六点三刻,穿衣服,戴眼镜,刷牙。哦对了,秘奇真的喜欢穿着男式T恤刷牙的女生的话,会考虑去买一件来穿着玩。

学校食堂的早饭其实还过得去,但本意实在不想提起。何必把自己搞成这种姿态。

唯一不吝啬开口跟食堂职工拌嘴,此种服务态度根本欠缺调教。


Rose说自从高中毕业以后我越来越像个大人,渐渐变成大人应有的样子。

好比能给自己一条路,一步一步走下去。

要是喜欢,就去画画;不能画画,整天神神叨叨地说说英语,逗逗小姑娘。


前阵子回顾导出的饭否数据,事实上心理无限崩溃。

就像是让我错乱地觉得饭否曾回来过一样,就在月初那几天。因此而睡不安稳,总是在半夜突然醒来。并且做一些奇怪的梦,大多跟早先的事情有关。

先是不假思索感到愉快,接着心酸。是,原来我曾那样活过。

但最痛苦的后果是基本丧失描述种种生活的信心与兴味,觉得思维方式和过去产生错位,不知道该怎样思考。

更为该死的是那段时间精读课的课题总是有关思考。虽然折磨,却不得不表示淡定。


因为今天的体育课取消,很早就搞定中饭,买了酸奶喝着,轧半个时辰的塑胶跑道。

米奇红外套牛仔跨裤湖蓝双肩包深灰帆布鞋。

记得高考那阵子我私下最喜欢唱南拳妈妈的Tonight,却觉得当时不如现在年轻。

只怪我要装老,源源不断可供自嘲的素材。

但愿我已经懂得,不管走到哪一步,茫然都在,只是它没有多大意义,不需一遍一遍重申,表忠心,装可怜或什么。

人可以付出给与,但绝对不是因为欠谁什么。


晒个太阳就会开心的人并不无耻。有人感到不快,也不知道如何寻欢作乐,就表现出费解的模样,轻蔑地牵动嘴角,再傻逼一点的,还会指责。

向世间一切快乐事发难,仿佛需负责任就不可开心。其实这种人有什么啊,不屑得来容易的愉悦,比如晒太阳= =,也不敢放纵;说这个人连放纵都不会,岂不是比混球还不如。

声色犬马,灯红酒绿,整一个炙手可热势绝伦。

伍迪·艾伦说,好人睡得好一些,而坏人似乎能更好地享受醒着的时间。于是看这世上混球们,活得有多尽兴。


旁观一些比我年幼三五岁的中学生总因外物或身旁伴侣哪怕是意淫的= =,而沾沾自喜。心里暗道,快了快了,再过几年他们就会懂得自我取悦,学习如何自在孤独。

我们这辈子总有机会知道“人生就是一个人的人生”这件事。


王小波说,宽松社会人们收获优雅,呆板社会人们收获幽默。

而现实是当面临一切诱摸,我们显得异常忧哑。

饭否

2010/03/02(Tue) 13:30 SatanProust。
饭否的数据导出了,我很开心。


-挫折-

一时接受不了,就等一时过去!你这懦夫。

有人在看有人会因此微笑,绝对不能倒。

……


-自我取悦-

今日午后天气依旧很日,酸奶代替脚趾,上床挺尸,梦里散步。愿唯肠胃与便便独醒,大干一场,以祭茅神。

呃,那个,老师的弟弟应该怎么称呼?师……师弟?不对吧!(笑)

强扭的瓜不甜,但是也可以吃。

看见没,在下就是个毒舌靓仔,连五年老友的纯情幻想都不放过。泡我请抓紧。否则我就要来泡你了。

你人品好心地善良又有爱心,村里的女孩都喜欢嫁给你。

……


-反省-

人们知觉追悔的年纪在不断提前,好在出错和出名一样,都是趁早好。当时把热情放在学习喜欢一个人这件事上而忽略了另一种领悟,也不知当否可惜。

“我以前老给自己订目标和deadline,后来回顾的时候发现都是些只有阿拉丁才有可能实现的玩意儿,我把苍天当神灯了。后来我还做梦,可不逼自己了。我那哪儿是逼自己啊,我那是逼老天爷。”

我的上进心只是比较安静,它一直都在成长。

……


-昌珉-

因为他是个尊重粮食的人,所以看他吃东西是一件快乐的事。

……


-友达以上-

我只是觉得我们总有一天会带着别人或跟着别人离开,再也没有过去那样好了。

那个时候会不要你们,想想自己还真的很坏。

不是还是我好,而是说不定哪天我脑袋一坏又不要你了,所以善解与体贴只能趁现在。

一直乘坐的公车起点找回了三年前的位置,念书或是挣扎的校园交还了原来的主人。就像没存在过一样。

水蜜桃口味的冰棍才被尝了一口就摔在地上,像块虚弱的肥皂,你觉得愚蠢我却觉得可爱。对于你,最后悔的事,一告诉你我曾经喜欢过你,二我只要她放弃所有人包括你。

“我想你,忍得难受,不开心,还要对你笑。”

……


-结婚-

我也想有人跳舞的时候用屁股写我的名字,喂我们的小狗喝玉米汁,穿兔子装冲我撒娇,玩输了牌被我弹额头。

沙发比床舒服。床是要两个人睡的。

……


-白日做梦-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连沉默都变得可爱了。”

同学你好,我从小就梦想着和您谈恋爱。不如您和我试试看我们交往吧?您就当是行善积德造浮屠,下辈子说不定就不会被我缠上了多划算啊。

我们要是能跟梦里一样这么好就好了。

小瘦子,小瘦子,我要变成小瘦子。

……


-现实-

“我在火车站下车,望,过去你的大学时,我忽然觉得你离我很遥远。我很怕,为什么你会变得陌生。”

“到了第三天,我再去你的学校,我坐在你宿舍的饭堂里。我想象你曾经在这里出现过。”

四周没有山丘包围,大风晴朗;变天快。小吃尤囧小吃数量丰富种类繁多。宿舍条件较差。附近盖浇饭味道可口,老板热情大方。暂。你快乐吗?

我好像一直不知道你食量如何。

花了很大力气起床,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我要离开了。如果有人听过你的名字,也许我会再来吧。

……


-理想-

你实现了你的梦想;而我,像别人一样活着。

“这辈子最想成为谁?”“当然是我自己啊!”

我想生活在一个城市,不是生活在一个国家。

……


-偶像-

尘世上那些爱我的人,用尽方法拉住我。你的爱就不是那样,你的爱比他们的伟大得多,你让我自由。

我的合着的眼,只在他微笑的光中才开睫,当他像从洞黑的睡眠里浮现的梦一般地站立在我面前。

他是那样的轻柔,那样的飘扬、温软,含泪而黯淡,因此她们就爱惜他。

日来年往,就是他永远以种种名字,种种姿态,种种的深悲和极乐,来打动我的心。

你是我的迷迭香,我的香槟玫瑰。

……


-唯有杜康-

这个点寝室里仨人看小说,俩人疑似入梦,一人辗转;天热,少爷想喝冰镇蓝带。

在没有其余客人的汉堡店里坐了一个中午,吃掉一只汉堡、一条肉卷,喝掉半杯可乐。不知道以后在哪里。

对象太分散,不知道该去威胁谁。这个时候只能想想家人,呵,真没用。

到家,通网。买了一大袋饮品。冰箱里有两板速冻披萨。周末约老友打桌球。

……


-被爱-

一旦有过拼命只待一个人好的阶段,以后再想要把善良分给尽可能多的人几乎是做不到了。Ruby说以前就是喜欢我居然对每个人都很义气这一点,然而很歉疚很遗憾,我大概再也做不到了。可能在他旁观我着魔的那个时候就已经看透了,所以也没有再说喜欢的事。

……


-文山-

是屋内的气氛在抽烟,是老人的眼神在播放老唱片。

……


-鬼扯-

要说爱情,就不要期望坦诚相待。

医治你所以伤害你,爱你所以惩罚你。

也许因为觉得我的“我不吃这套”的东西太多,所以就连讨好都懒得给我。

道德与颜面约束着发言权,而非占有欲;就像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想。

……


-饭否-

所谓成长,也只是学会接受。

……


-2009-11-10 15:51 通过短信-

刺骨浓雾割在寒了心的秋天的脸上以为划开就能见到春天。


,……。?

Next
intro

撒旦

Author:撒旦
♀,
老少年。
-
从小就不擅长自我揭晓,
哦不,
自我介绍。
-
没有情人节,
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
ManuScript,
MickySatan。

guests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