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mage
Now Loading ...
Prev

文/ 脚本 一

2010/02/05(Fri) 22:20 ManuScript。
金在中

「我做了一个梦。」有天突然说。

「我梦到和他一起去了伦敦。耶诞的时候我们在路边的酒家订做了圣诞老人的红外套,……飞快地骑着单车路过一个又一个高大别致的街灯。」

路过汉江的时候,我把他的手包在我的手里轻轻搓着。我戴了手套,这样他会比较暖和。

「哥,其实你也喜欢过他,对不对?」他挨上护栏,抽回了手,放进口袋里。他直截明白的拆穿让我不明就里,一向默默容耐的人。

江风吹起他一小撮头发,在夜里各种光源的交集中颤动,像一颗渺小的烛。而他余下的面容均被黑暗含进嘴里,看不清表情。

「他穿着红外套,真的特别漂亮。」我及时抱住他,埋掉那些未出声的哽咽,他像是噎住了一样停顿在我怀里。呼啸的冷空气中只听见他轻微挣扎的哼声。

我说不出一句话。

他的药丢了。



朴有天

我提前交卷出了考场,主教学楼门前的阳光特别好。离测验结束还有一段时间,所以路上几乎没什么人。

昌珉说给我寄了漂亮的明信片,也许已经到了。可是这小子根本忘记写具体的邮箱号码,我在邮局矮桌上的三个木箱子里翻了很久。明信片、缴费信、广告海报、复习资料之类的,统统成堆混在一起。里面甚至有些打着一两年以前的邮戳,到现在都无人查收。能感到心脏快速地紧缩了一下,因为想到当初我写的那些信可能也是这样的下场。

我撂下那堆乱糟糟的信,决定让沈昌珉的明信片长眠于此……反正无非是些关乎食色的捣蛋问候。

从邮局出来后,我直接去了长途车站。我念书的学校位于一个小县城,但是四面有路可通,去城镇都会也很方便。

风从巴士的天窗灌进车厢。我坐稳身子,拨了金在中的电话。

「哥,市里有个健身馆在招跆拳道教练,我想一会过去试试。结束后恐怕又要借你家住一晚了。」

「……你在哪儿?」

「在长途车上了,」我听出他的迟疑,「是不是今天不方便?」

他在那头「哈哈」一笑,无奈地说:「亲爱的soul mate朴,我们的默契,呃,似乎有点错位。」

「啊……你不会吧。」

「我拎着两袋子食材在你的学生公寓楼下,正准备上去呢。」

「……需要我叫司机停车吗?」我拽了拽衣领,调整了围巾和脖子间的舒适度,随时准备进入没心没肺的睡眠。

「如果你想绕着盘山公路狂奔回来的话。」对方解开了汽车锁,发出短促的提示音。

「哥,请你从速飙车,无视安全,务必赶在我敲你家门前抵达。」淘气地迅速挂了电话。


自从他离开之后,我变得越来越像个孩子。也许因为他不在我身边,我就没有了成为一座山的必要,不需要太执着于某种资格,比如成熟啦,责任啦,或者被依靠。也许有一天我完全变成了他,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消失过,他将不再只是一个伤口。

他是我。



郑允浩

有的时候我很羡慕朴有天。

他曾经和金俊秀在一起过。我明白金在中根本不可能只把他当做弟弟的情人来看的。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变成金在中的好兄弟了,而且直到现在都是。

无论如何,他在金在中心里总有一个位置。

而我呢。我知道我的很多做法都让我喜欢的人看不顺眼,索性他也习惯了看不见我。偶尔我们见面,他漂亮的眼睛仍然被我一厢情愿地描绘:好像一眼就能看见我的心底。

他只是用眼睛看着我而已,他的心看不见我。也不想看见我。

也许他会觉得亏欠我,但他常常忘记有这回事。

他不会给我任何形式的安慰。他吃准了我不会要。



金在中

那天晚上有天很早就回来了。我问他有没有得到那份工作,他说还要等消息。我撇撇嘴说又不是招聘高端技师写字楼文员什么的,等哪门子消息。后来他脸红了一下说,其实应该是没希望了吧,来应征的看上去都很生猛哎,很能打的样子,跟他们一比……他环住抱枕,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破碎地嘟囔。我恍惚看见另外一种场景。少年红着脸对我抱怨:「哥,你都不知道,今天我去选足球课的时候,好几个女生缠着我,硬拉我去学瑜伽练体操,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我哪里像是那种料……」

我忘记当时说了什么话来逗他。回过神的时候有天已经奇怪地盯着我,但是很快笑得无邪:「哥怎么这么看着我喔。哥,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想亲亲了?」然后扔了抱枕就扑了过来。我慌乱地接过他的身子,正色道:「别耍无赖了,去洗澡吧。」

「哥,一起吧!」他抬起头,晃着我的腰犯痴。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啊,小天天。」我默默腾出手,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他仍旧笑容可掬地看着我等我发作,直到我一边说「好啊,那先脱光了」一边扯他腰带扒他裤子,他才尖叫着跳脚讨饶,疯疯颠颠地窜进浴室。


新的烟灰落到手指上,很烫。火星一下子被甩到脚边,耳边有个熟悉的声音说:「哥,电视里那些抽烟的人看上去一点都不快乐,你也别抽了。」我站在阳台上,环视空荡荡的四周围,用脚碾灭了地上的烟头,走回屋里。躺在床上的是有天。他皱着眉头,手指塞在枕头下面,睡得安静但不安稳。

他清醒的时候那么爱装糊涂,衷心于表演。我欣慰地看着他睡着了真实的表情,却没办法忽视他紧锁的眉头。好像我的心脏也上了锁,封条上写着那个人的名字。一时间思念得浑身发疼,恨不得一口气吸掉一整包烟。

那一年俊秀走了,有天丢了药。我也再找不到我的糖了。



郑允浩

我不喜欢金在中现在的情人。他觉得这是因为我对中国人有偏见,但我不相信他不知道我爱他。我嫉妒。

那个人叫韩庚,职业是厨师。他们没有同居,但是听说他每个周末都会去在中家准备很棒的饭菜,两个人小聚一下。在中喜欢中华料理,尤其是川菜和湘菜,他爱吃辣的。可是韩庚一定不知道在中也很会做饭,他做的饭很好吃,我想吃一辈子。可是那个让在中想为他做一辈子饭的人不是我。那个人走了。

这样也好,他韩庚也永远不会知道,永远吃不到在中做的饭。每次这样想着我的心里就会舒服一点,就好像他无法分享一个秘密,或一段回忆。他很可怜。

我知道我有的时候很幼稚。也很拙劣,想表达的,从来都没有实现过。


「我这是为你好。」我从西装内袋掏出钱夹,抽了几张放在桌上,系上前襟的扣子就走出那个酒吧。我不知道他究竟在等什么。

我开车去了女友的家。她是个花瓶,很漂亮,也很听话。我不喜欢她,我不可能喜欢她的。不过如果家里有任何催促的消息,我会立马和她结婚。所以不出意外她就是未来的郑太太。谁都可以,不是她也可以是别人。反正不是金在中的话,其他人对我来说都没有区别。

我压在她身上,却很清醒。我从来不会在和她做这种事的时候错喊出在中的名字。不是我不敢。是不可能。没有人比得上他,我不会把他和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弄混。我知道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他,哪怕是在梦里。



沈昌珉

「哥,我饿。」
那张明信片上我只写了这么几个字,不会出乎谁的意料。不过朴有天要是够聪明的话应该不会只是对我的行为感到很无奈,好歹注意一下明信片背面的风光和邮戳的编号。如果他忘记了我到底是在哪里留学的话就算他倒霉。

俊秀哥应该不希望我告诉任何人在哪里碰见过他,所以我没有太多事,只是留了暗号给有天哥。

其实我搞不懂,为什么没有人去找他。朴有天喜欢他,就让他这么走了,金在中虽然是他的哥哥,明明也是喜欢他的,可同样也沉默着。

他们一定也想过,抛下不及金俊秀来得重要的一切,执着坦然地去把人追回来。只不过他们实在太复杂,「俊秀想一个人呆着,他不想见任何人,我不应该勉强他」,就把所有冲动与愿望推翻。两个明明是情敌的人却凑到一起,一副要抱着彼此为金俊秀阴霾一辈子的样子。

自暴自弃。


如果换做是我,一定不会这么犹疑的。

comment

请点击下一页
2010/02/07(Sun) 11:29:20 | URL | 苏潜 #- [edit]
为何没有了博客
2010/02/07(Sun) 02:50:53 | URL | 爱芮拉 #- [edit]
好不好啦
2010/02/06(Sat) 20:31:41 | URL | 苏潜 #- [edit]
第一次做BOTTOM……
2010/02/06(Sat) 19:00:26 | URL | 头头 #- [edit]
所以小说名叫脚本
之前老王的电影看多了
2010/02/06(Sat) 12:42:27 | URL | 苏潜 #- [edit]
我想到了墨镜王。 并且是强烈的想到
2010/02/06(Sat) 11:38:24 | URL | 狗羊叔 #- [edit]

comment form

  • Website
  • Comments
  • password
  • secre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imsatan.blog124.fc2blog.us/tb.php/24-4624585b
Next
intro

撒旦

Author:撒旦
♀,
老少年。
-
从小就不擅长自我揭晓,
哦不,
自我介绍。
-
没有情人节,
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
ManuScript,
MickySatan。

guests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