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mage
Now Loading ...
Prev

饭否

2010/03/02(Tue) 13:30 SatanProust。
饭否的数据导出了,我很开心。


-挫折-

一时接受不了,就等一时过去!你这懦夫。

有人在看有人会因此微笑,绝对不能倒。

……


-自我取悦-

今日午后天气依旧很日,酸奶代替脚趾,上床挺尸,梦里散步。愿唯肠胃与便便独醒,大干一场,以祭茅神。

呃,那个,老师的弟弟应该怎么称呼?师……师弟?不对吧!(笑)

强扭的瓜不甜,但是也可以吃。

看见没,在下就是个毒舌靓仔,连五年老友的纯情幻想都不放过。泡我请抓紧。否则我就要来泡你了。

你人品好心地善良又有爱心,村里的女孩都喜欢嫁给你。

……


-反省-

人们知觉追悔的年纪在不断提前,好在出错和出名一样,都是趁早好。当时把热情放在学习喜欢一个人这件事上而忽略了另一种领悟,也不知当否可惜。

“我以前老给自己订目标和deadline,后来回顾的时候发现都是些只有阿拉丁才有可能实现的玩意儿,我把苍天当神灯了。后来我还做梦,可不逼自己了。我那哪儿是逼自己啊,我那是逼老天爷。”

我的上进心只是比较安静,它一直都在成长。

……


-昌珉-

因为他是个尊重粮食的人,所以看他吃东西是一件快乐的事。

……


-友达以上-

我只是觉得我们总有一天会带着别人或跟着别人离开,再也没有过去那样好了。

那个时候会不要你们,想想自己还真的很坏。

不是还是我好,而是说不定哪天我脑袋一坏又不要你了,所以善解与体贴只能趁现在。

一直乘坐的公车起点找回了三年前的位置,念书或是挣扎的校园交还了原来的主人。就像没存在过一样。

水蜜桃口味的冰棍才被尝了一口就摔在地上,像块虚弱的肥皂,你觉得愚蠢我却觉得可爱。对于你,最后悔的事,一告诉你我曾经喜欢过你,二我只要她放弃所有人包括你。

“我想你,忍得难受,不开心,还要对你笑。”

……


-结婚-

我也想有人跳舞的时候用屁股写我的名字,喂我们的小狗喝玉米汁,穿兔子装冲我撒娇,玩输了牌被我弹额头。

沙发比床舒服。床是要两个人睡的。

……


-白日做梦-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连沉默都变得可爱了。”

同学你好,我从小就梦想着和您谈恋爱。不如您和我试试看我们交往吧?您就当是行善积德造浮屠,下辈子说不定就不会被我缠上了多划算啊。

我们要是能跟梦里一样这么好就好了。

小瘦子,小瘦子,我要变成小瘦子。

……


-现实-

“我在火车站下车,望,过去你的大学时,我忽然觉得你离我很遥远。我很怕,为什么你会变得陌生。”

“到了第三天,我再去你的学校,我坐在你宿舍的饭堂里。我想象你曾经在这里出现过。”

四周没有山丘包围,大风晴朗;变天快。小吃尤囧小吃数量丰富种类繁多。宿舍条件较差。附近盖浇饭味道可口,老板热情大方。暂。你快乐吗?

我好像一直不知道你食量如何。

花了很大力气起床,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我要离开了。如果有人听过你的名字,也许我会再来吧。

……


-理想-

你实现了你的梦想;而我,像别人一样活着。

“这辈子最想成为谁?”“当然是我自己啊!”

我想生活在一个城市,不是生活在一个国家。

……


-偶像-

尘世上那些爱我的人,用尽方法拉住我。你的爱就不是那样,你的爱比他们的伟大得多,你让我自由。

我的合着的眼,只在他微笑的光中才开睫,当他像从洞黑的睡眠里浮现的梦一般地站立在我面前。

他是那样的轻柔,那样的飘扬、温软,含泪而黯淡,因此她们就爱惜他。

日来年往,就是他永远以种种名字,种种姿态,种种的深悲和极乐,来打动我的心。

你是我的迷迭香,我的香槟玫瑰。

……


-唯有杜康-

这个点寝室里仨人看小说,俩人疑似入梦,一人辗转;天热,少爷想喝冰镇蓝带。

在没有其余客人的汉堡店里坐了一个中午,吃掉一只汉堡、一条肉卷,喝掉半杯可乐。不知道以后在哪里。

对象太分散,不知道该去威胁谁。这个时候只能想想家人,呵,真没用。

到家,通网。买了一大袋饮品。冰箱里有两板速冻披萨。周末约老友打桌球。

……


-被爱-

一旦有过拼命只待一个人好的阶段,以后再想要把善良分给尽可能多的人几乎是做不到了。Ruby说以前就是喜欢我居然对每个人都很义气这一点,然而很歉疚很遗憾,我大概再也做不到了。可能在他旁观我着魔的那个时候就已经看透了,所以也没有再说喜欢的事。

……


-文山-

是屋内的气氛在抽烟,是老人的眼神在播放老唱片。

……


-鬼扯-

要说爱情,就不要期望坦诚相待。

医治你所以伤害你,爱你所以惩罚你。

也许因为觉得我的“我不吃这套”的东西太多,所以就连讨好都懒得给我。

道德与颜面约束着发言权,而非占有欲;就像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想。

……


-饭否-

所谓成长,也只是学会接受。

……


-2009-11-10 15:51 通过短信-

刺骨浓雾割在寒了心的秋天的脸上以为划开就能见到春天。


,……。?

comment

我以为它能帮我记得时间。
结果连入口都进不得。
饭否没了,感觉09年没了一大半。
2010/03/08(Mon) 23:20:52 | URL | 落寞侠 #- [edit]
我带着hairband 光着大脑门看完了
zouzou 我喜欢看你写东西啊 ♪
2010/03/04(Thu) 11:45:45 | URL | 爱芮拉 #- [edit]
接受自己的确是世界上最难的事……不过没关系啦,寡人勉为其难无条件包容你啦~
2010/03/03(Wed) 22:38:55 | URL | Fran #- [edit]
我来看过了噢……嗯
2010/03/03(Wed) 13:47:58 | URL | 头头 #- [edit]
也许在你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人进去
2010/03/03(Wed) 00:01:41 | URL | 狗羊叔 #- [edit]

comment form

  • Website
  • Comments
  • password
  • secre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imsatan.blog124.fc2blog.us/tb.php/31-a6ee19dd
Next
intro

撒旦

Author:撒旦
♀,
老少年。
-
从小就不擅长自我揭晓,
哦不,
自我介绍。
-
没有情人节,
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
ManuScript,
MickySatan。

guests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