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mage
Now Loading ...
Prev

they are not liars

2010/04/04(Sun) 00:37 EroSannin。
现在已经记不清楚近半年最疲倦的日子,所有数字金钱日期标签感动失眠,以及类似勒紧裤腰带过活的困窘。

去年秋天那一次,在上海回杭州的火车上哭得肝肠寸断,因为身体静音中,否则我会用撕心裂肺来形容当时的惨烈。

总之大约从那天起,终于可以确认了,为这一份这一种感情经受的撼动与惶恐。


“彷徨反而是机会,因为是在思考从哪里开始重新出发。”初识因为这样的话语感同身受,陪伴度过灰色低落的阶段,也消除了曾经挫折带来的冲击。

而后记住他说过类似的话,做过这样的事,遇到什么情况,是如何思索应对。

不经意把他和他们当做了榜样,好像世界上最健康的仰慕。


也许是当初某种矛盾,大多数人头脑简单却把风波与解决设想得过于复杂,我妈一句“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让全世界哑口无言。不可能再拙劣地去争辩或强要解释;没有立场的。

而身边不乏镇定难辨真假,个个说法看去强大在理。每个人都能这样表示着,其他人无需多说什么了;当然除了影响力深远的所谓大饭偶尔流露了心事,尚可安抚人心。

人们口中说着晴天霹雳一个接一个,不算我太淡薄,但真的疲懒于表态,就逐渐变成一种倾向。同时也表现得很被动,关于他们,发生了事,别人不说,也不主动去关心了。

刚被告知关于日本解约正式声明的时候,网上的气氛很消极,又不如说是我太在意那些消极的部分。


我一直不愿花费时间篇幅哪怕随意地表态,

一是因为人总是议论与现实违背的誓言,对此我已经厌倦透顶,

二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太过可怜,在多数人眼里从来不会出现完全的共鸣与理解,

三是因为喜欢一个偶像或一个团体,有过的心情都可当做侥幸纯属于自己的东西,曾经的感慨并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可能还有更多被遗落在过往的四五六,等待在今后被感触的七八九。这些只够支撑我一个人的原因,类似于“沉默的大多数”这样的概念,不足挂齿。


所以似乎不短也不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把自己放置在了这样的定位,再也不往那些悲观的角落走,一切就变得出奇平静。

看其他电影和小说,也只不过是沉浸在没有他们的画面和故事,但都是我的体会。

偶尔听那些歌里五人声音默契得好像长在了一起,看照片里秘奇笑容始终威力无敌,一瞬间地失神,觉得十分想念。然而这样的场景不可能算快乐的事情有时甚至觉得伤感,至少大家平安健康,不值得浪费抱怨。

“有的时候呢,宁愿你们仍是五个坐在小舞台上笑唱着you know that we're meant to be的少年。”这样的话不知多久后再也不用遗憾说出。把别人的年少时光当做自己的一样珍视,原来有朝一日证明了,自己有多么多么喜欢过你,你们。


事实上这样的转变(不可称之为结果)才比较实在啊。否则这样的伴随,这样的梦想,这样的人生,我一定会羡慕死他们五个的。

我必定还是用惯常的视角看待他们以后如何生活,也想好好学习,继续领教“人生就是一个人的人生”这回事。


我觉得我和他们应该不仅仅两场演唱会这么简单吧,XD。


秘奇,加油。

comment

我心酸 还是好酸!!
2010/04/05(Mon) 02:09:27 | URL | 爱芮拉 #- [edit]

comment form

  • Website
  • Comments
  • password
  • secre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ttp://imsatan.blog124.fc2blog.us/tb.php/38-67ff391b
Next
intro

撒旦

Author:撒旦
♀,
老少年。
-
从小就不擅长自我揭晓,
哦不,
自我介绍。
-
没有情人节,
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
ManuScript,
MickySatan。

guests
copyright